主页 链接
     展览             摄影师             活动             黑白暗房             商店             联系我们

 

遍地疯狂开放的“恶之花”

                    __“消逝·景观”影像展的粗疏解读

                                                刘树勇

 

      李林的这个展览包括他几乎同时拍摄完成的两个影像单元:“湿地”和“假山假水”。这两个单元的影像并置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相互关联、相向的景观,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趣且意味深长的话题。

      在广大无边的自然面前,人尚未处于主体以宰制自然的地位,尚未生出战天斗地的雄心壮志,尚未有能力改造自然以为己所用。因此,自然形成的风景,以及农耕文明时代形成的那种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人文景观,构成了我们惯常理解中的自然风景。

      但是,李林的这组有关“湿地”的影像不是风景,而是关于自然风景正在消逝的景观。那些矗立于原野之上庞大的机器,那些蜿蜒曲折穿插于湿地上的输油管道,那些钢筋水泥构筑的庞大桥梁,已经将这块新生脆弱的陆地切割得支离破碎。它们就像那些巨蟒般的高速公路一样,粗暴地流窜在大地之上,穿行于田野、丛林、村庄之间,显现出大工业时代高度笼断化的政治权力、巨额资本和人们关于财富的欲望、以及国家主义的现代化想象共同纠结在一起的疯狂力量,向自然进行的大规模推进与野蛮的蚕食。

      对这种力量的极度推崇,肇始于蒸汽机发明之后的工业革命时代。当人类获得征服自然的方法之后,潘多拉之盒忽然被打开了。人在自然面前的权力感、主宰欲和贪婪之心开始无限制性地迅速增长。神性的光芒不再照耀我们的内心,禁忌不再,上帝死了,和谐共存的格局被打破了,人的主体意志上升为一种绝对的意志。于是游戏规则变了,人与自然之间的、人际之间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开始成为一种弱肉强食的关系。

      这种想象和在国家主义意识形态主导下的大规模实践,赋予了现代工业向自然环境的大规模推进和蚕食以政治上的合法化。尽管此时全球范围内已经进入到“后工业”时代,工业革命以来的想象和实践带来的问题日益深重,关于工业文明的想象与推进已经受到广泛的质疑:环境污染问题、人口分布的不均衡问题、能源过度利用导致的匮乏问题、掠夺性开发和毁灭土地的问题、可持续性发展问题、阶级问题,等等,都已经成为现代社会必须要面对和需要付出昂贵代价努力解决的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这种对工业文明和城市现代化的盲目想象并没有稍有节制。 就像我们在李林这组“湿地”照片中看到的那些突冗地出现在原野之上的巨大机器和管道那样,它们在当代中国谋求经济发展的大的政治背景之下,充满无可争辩的合法性,充满了雄性的、且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征服力量。自然正在这种力量面前渐渐消逝,而且必将消逝殆尽。海德格尔称之谓人可以“诗意栖居”的大地终将荡然不存。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李林的这组“湿地”的影像,显现出后工业时代的当代中国那种奇特的、样式多样纷呈且逻辑混乱无序的复杂景观。面对这种景观,艺术家无法寻求答案。他唯一可做的,只是孤立地站在这片葱荣广阔的原野之上,心存一种愤懑、无奈和惆怅叹惋的复杂心情,看着这种庞大的力量正在排山倒海般掩杀过来。

      当满目的自然风景渐趋消逝之后,当栖居的诗意丧失殆尽之后,国家何为?人们何为?李林拍摄的另一组“假山假水”,为我们揭示出这一荒唐透顶的现实答案。

      “假山假水”是一组有关当代城市景观建设中出现的伪园林景点的具有批判和嘲弄意味的影像描述。那些钢筋水泥构筑而成的摹仿古代园林假山勺水式的景观,混和了政治权力集团的国家主义梦想、商业资本对权力意志的高度依附与在城市建设中的强力推动、混和了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浅薄理解与着力体现“中国特色”的简陋幼稚景观。艺术家以一种冷峻的观看视角审视着这些混乱怪异的当代景观,从而对这种景观背后的权力宰制和对传统文化精髓的粗俗解读与挪用表达出自己有力的讽刺。

      李林所具有的独特视角,他的这些冷静有力的、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意味儿的影像,不仅表现出一个当代摄影艺术家对现实中国应有的敏锐洞察力以及影像表达方面完整的把握能力,同时亦为我们提供了剖解现实政治权力与当代复杂混乱的社会文化形态的一个特别的出发点。 

more

Copyright Reserved By 798 Photo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