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链接
     展览             摄影师             活动             黑白暗房             商店             联系我们

 

视觉知识的创生

——评邱震的摄影新作

王春辰

 

      今天我们谈论摄影已经超越了古典意义上的摄影概念。这一点无需置疑,但需要阐释。自从摄影的诞生以来,人们的一般心理期待都是认为摄影具有纪实、能够再现自然世界的作用,甚至说摄影的价值就在于它的那种纪实的真实性。这是对摄影的最大界定,也是确立古典摄影的最强有力的原则。

      但是摄影在国际上从1960年代以来、中国从1990年代以来,特别是进入数字化时代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创作思路到观看方式到意义表现都形成了另外一套的话语体系。如果对这一类以摄影为媒介的作品没有足够的认识,就会产生观看的误解和不解。这一类作品依然被称作摄影,但它们完全转换为独立特行、具有自我意识的方式,不再是简单的外在世界的快门记录。它们强调了观念的表现,也就是艺术家力求赋予这种媒介自身具有叙事表意的功能,就像绘画的用笔、构图一样,首先有构思、有想法才落笔作画。

      邱震的这一组新作即是这种新的创作意识的体现,它们充分地再现了作者的观念意图,是作者以视觉的语言来创造一种情景,然后以此情景来传达一个剧情化、戏剧化的寓言。这就是摆拍方法,英文叫tableau摄影。Tableau就是剧情、故事的意思,它本来与摄影的诞生一起产生的,但只是在今天与观念艺术相遇后才成为了富有激情、想象、挑战极强的艺术方法论。邱震近几年一直实践这种方法,不断演化自己的思路,将个体的存在熔铸在摄影媒介中——看似摄影图像,却并非视觉本身,而是一种透过视觉来传递意义的创造。这也是当代图像文化所要揭示的问题,也是新的视觉语言被赋予的能力。如果不从新的视觉图像体系来认知当代影像艺术,观者就无法进入到和这种视觉对话的语境中。

      邱震作为新一代艺术家对我们存在的这个时代有着自己的体验,正像我们每一个人都试图去理解、去追问我们是谁、我们何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的生命意义何在一样,他用视觉做了回应。他将自己内心的困惑和生活现实的感知放到位镜像,在这个迷离、欲望主导一切的世界上,我们的归宿在哪里?新娘是一种寄寓,信仰是一种解脱,但空疏、无奈、失重仍然构成了我们的内心创伤,华丽不能掩饰生命意义的虚弱,烛台作为隐喻出现在每一幅作品中,象征着我们心灵明灯的失落、劫难;主人公与假新娘、童男童女、牛头马面、牧师等既荒诞,又有所喻指,随着各种不同细节的辨认,会惊人地看到各种矛盾,如牧师手捧古兰经,但又衣袍下裹着一名女子,含义不言而喻;猫和老鼠在一起,也可以颇多发挥想象力,蘸满蜂蜜的猪头何尝不是当下现实狂欢、消费的一种明喻,案桌下隐藏的刀、垫桌脚的乌龟、窗外的星际、墙上错乱的时钟、颠倒的画、镜前的小丑与镜中的神秘女人、墙上的“儿童”招贴画、现代卡通玩具、流行杂志等等器物,无不演绎着一种戏剧与现实的矛盾对撞。这一切像万花筒一样成为现实的寓意,使荒诞的视觉显现为知识的考古,使自我身份的确证一再模糊和不明……

      邱震的这组作品创造的就是一场当代社会的视觉隐喻,他努力使得视觉成为知识,图像具有意义。这是新型的摄影媒介成为最有价值和想象力的表现方法之一。

 

2010-5-19 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more

Copyright Reserved By 798 Photo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