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链接
     展览             摄影师             活动             黑白暗房             商店             联系我们

 

      

     

 

有伤风景

      城市化更隐喻的奇观来自于新景观运动中的符号再造和出售,远的如对于阿房宫的景观再现(它耗尽财力,却也面临被拆的危机),近的如各大开发商的命名(东方夏威夷、香颂、泰晤士小镇等)。这些新景观运动所掀起的符号“造伪”浪潮的荒诞性恰恰在于那些对于原有风景干预、挪移甚至篡改导致荒谬失真的峰回路转之地。此次展出的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都避开了这些体量庞大的景观巨兽,而深入到另一些冷峻的风景之中。

      东北人李勇在《日常》系列里,呈现的是“反常”的日常。一方面,他保留了乔·斯腾菲尔德新闻发生地现场勘察式的风景凝视,另一方面,他释放了基于身边悲怆的风景之上不明的诗意,这些诗意是他“给现实加上的婉约的纱布”。

      来自青海的李明,启动了由父辈引发的少年时代的远行梦,他跨上了“丝绸之路”这辆洋溢着民族主义微笑的老马车,但他的远行是失落的,他没有找到诗情画意,而是捡拾到那些历史夹缝的风景碎片:信仰的、工业的、日常的……路上行人稀少,被驱逐的羊群几乎走到世界尽头,所有的风景都被流放。

      居住在重庆的华伟成,一路北上,着眼于剧场化的风景奇遇:即将铲除前的仙山、泥泞荒野中的长亭、山路边歪倒在地的巨大的酒壶、幽居于水边无人面对的观音像,荒漠中的生锈路牌……他的《尘末》是告诫和缅怀,同时也是戏谑和提问,看似繁华如幻境,实则寂寥而现实。

 

 

more

Copyright Reserved By 798 Photo Gallery